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我與閻王做交易

我與閻王做交易

來源:微小寶    主角:張家小哥、李麻子

小說簡介:

  我是一個專門收集陰邪玩意的商人,死人的東西都是好東西! 死人穿過的繡花鞋,我要! 骨灰燒成的青花瓷,我要! 腰斬用的大鍘刀,我還要! 這些東西擱在普通人手里,小則惡鬼纏身,大則家破人亡。 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卻可以升官發財,逆天改命,滿足客戶的一切需求。 想知道為什么嗎? 噓,有膽子的話,就來聽聽我入行時接的第一單恐怖生意吧……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我與閻王做交易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都說人老成精,其實有些上了年歲的古董,也是可能‘成精’。

  比方說玉鐲子,佛像,刀劍等等。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家里怪事不斷,每到半夜客廳廚房還會鬧出點什么動靜,或許就是你收藏的某個古董在搗鬼!

  我們這一行,把這種成了精的古董稱之為:陰物。

  這些陰物擱在不會用的人手里,往往會倒霉連連,甚至丟掉小命。

  但如果善加利用,卻可以改官運,促姻緣,所以無論達官貴人,名門望族,對陰物都有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場,于是就誕生了陰物商人這一行。

  我們張家三代,都是做這個的。

  據傳,**曾把一只河童的眼睛挖出來,賣給了袁世凱,袁世凱從此由軍閥變成了皇帝。

  父親將伍子胥自殺用的寶劍賣給了某趙姓相聲演員,該相聲演員很快就火遍了全國,還上了春晚。

  到我這一輩,陰物的市場更加龐大,我接觸過的各種二三線名人,兩只手都數不過來。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關于我的故事。

  2000年的時候,我從父親手中接下了祖傳的古董店。

  這家店的店面很小,位于古董一條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因為剛剛上手沒什么經驗,所以生意在我手里一直不溫不火,甚至有段時間還食不果腹。

  第一次接觸陰物,就是在我食不果腹的那段時間。

  燙一壺老酒,切一斤牛肉,坐在我的小店里,望著空蕩蕩的大街,我已經有點享受這種感受了。

  我們家不光做的生意特別,開店的方式也很特別,太陽落山之后才營業,規矩已經持續了三代。所以我們家在古董一條街很受尊重,因為從不跟人搶生意。

  這時候,李麻子鬼鬼祟祟的來了,懷里還揣著一個黑色的包袱。

  李麻子是同行,店鋪在西邊街尾。

  “喲,張家小哥,吃酒呢。”李麻子看見我,神情忽然放松下來,毫不客氣的在我旁邊坐下。

  我跟父親學得一手察言觀色的好手段,從李麻子那簡單的幾個動作,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煩。

  否則不可能進來的時候很緊張,看見我之后又放松了下去。

  別的本事沒有,裝清冷高人的本事我還是有的。

  我淡淡的說道:“李麻子,找我有事吧?有事兒直說。”

  李麻子忽然再次緊張起來,偷偷的跑到門口,探頭探腦的看了看外邊,確認沒人了之后,這才神秘兮兮的關上門。

  走到我跟前,將包袱放在我面前:“張家小哥,我好像收了一件陰物。”

  陰物!

  這兩個字刺激到了我的神經,我嚴肅的看著那個黑色的包袱,伸手就準備打開。

  李麻子卻立刻攔住我:“張家小哥,這玩意邪的很,最好別碰。我家里都開始出事了,就是因為碰了這東西……”

  我也有些緊張起來,李麻子是附近出了名的大膽,能把他嚇成這樣,肯定不是平常的東西。

  我正色道:“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兒?給我原原本本說一遍。”

  李麻子嘆口氣,這才跟我道出了這陰物的來歷。

  原來李麻子常年在全國各地淘寶,見到農村就會停下來,看看能不能收到一兩件值錢的古董。

  這不,從老家回來的時候,半道上順便做了幾筆生意,其中就包括我們面前的這件陰物:一只繡花鞋。

  那只鞋子一看就有點歷史了,是滿清時期的樣式。

  因為店鋪還沒開張,所以李麻子暫時就將繡花鞋擱在家里。

  而怪事,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當天晚上,李麻子跟幾個哥們喝完酒回家,就發現繡花鞋不見了,把客廳上上下下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找到。

  他還以為是自己酒勁兒大,忘記繡花鞋擱哪了,就沒當回事。

  不過到了下半夜,李麻子朦朦朧朧的聽見客廳里有人在走動,便從床-上爬起來,到客廳查看。

  客廳沒開燈,清冷的月光照進來,顯得有點蕭索。

  借著月光,他看見一個人影,正在客廳里打掃衛生,洗衣服洗碗。

  李麻子上前一看,發現竟然是自己的兒子,睜著雙眼,眼皮一眨都不眨,表情有點嚇人。

  李麻子的老婆死的早,就和兒子相依為命??匆妰鹤舆@么懂事,李麻子很欣慰,當下夸獎了一句。

  不過兒子卻和沒聽見一樣,無動于衷,依舊是在洗著手中的碗筷。神經大條的李麻子還以為是兒子生氣自己喝酒,也就沒多管,繼續回去睡覺了。

  可沒想到,接下來幾天,每到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兒子都會機械般的洗碟子洗碗,打掃衛生。

  地面明明已經很干凈了,碗也很干凈,可他就是一遍一遍的掃,一遍遍的刷!

  李麻子感覺很奇怪,心想兒子以前也沒有夢游的毛病啊,這幾天是怎么了?見過夢游的,可沒見過天天夢游的。

  李麻子認真起來,他仔細的打量著兒子,這才驚駭的發現,兒子的腳上竟然穿著一只繡花鞋。

  那分明就是自己前幾天在農村收回來的繡花鞋啊!

  一個男孩子,穿著繡花鞋,大半夜的在客廳里走來走去做著奇怪的事情,看的李麻子毛骨悚然。

  他當即就意識到,那只繡花鞋肯定有問題。

  于是第二天,他毫不猶豫的就把繡花鞋給丟的遠遠的。

  可沒想到事情并沒有結束,到了晚上,李麻子就聽見兒子的房間里傳來一陣陣女人唱戲的聲音。

  李麻子當即就沖進房間,他驚恐的發現,那雙被丟掉的繡花鞋,竟然又找上門來了,而且就穿在兒子的腳上。

  兒子還翹起蘭花指,有模有樣的在唱著越劇《沉香扇》。

  那聲音,儼然就是一個女人。

  兒子看見李麻子之后,還翹起嘴角詭異的沖他笑了笑。

  李麻子大驚失色,當即就把兒子給叫醒??蓛鹤有褋硪院?,卻說什么都記不起來了,更不知道那只繡花鞋是從哪兒來的。

  李麻子嚇壞了,干脆直接把繡花鞋丟到了屋外的水井里。

  可沒想到,到了第二天晚上,李麻子被一陣強烈的窒息感給憋醒。當他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兒子渾身上下濕漉漉的,正掐著他的脖子。

  一邊掐,嘴里還罵罵咧咧:“為什么要淹死我?為什么要淹死我?”

  那力氣非常大,完全不像是一個小孩子的。

  要不是李麻子從旁邊抓了一個酒瓶子,砸在兒子腦袋上,怕是就被活活掐斷氣了。

  李麻子清醒了之后,恍恍惚惚的發現,兒子渾身是水,一只腳上還穿著那只同樣濕淋淋的繡花鞋。

  他頓時意識到一個恐怖的事實,兒子竟然爬到水井下邊,把繡花鞋給撈出來了……

  可是水井很深,而且根本沒有攀爬的地方,兒子究竟是如何下去的?想到這一點,李麻子就渾身發抖。

  這個兒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如果兒子有個三長兩短,李麻子活著也沒啥意思了。李麻子知道肯定是繡花鞋在搗鬼,倒賣過多年古董的他,也意識到這只繡花鞋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陰物’,當即就把兒子腳上的繡花鞋給脫了下來。

  脫下來之后,兒子就醒過來了,同之前一樣,所有的記憶都沒有了。

  李麻子很害怕,安撫好兒子之后,就趕緊帶著繡花鞋來找我了。

  因為但凡古董一條街的人都知道,只有我們家才收這種不祥之物。

  聽李麻子這么一說,我心里邊也開始突突起來。

  以前看父親收陰物,基本上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啊!大多數都是害主人家常丟東西,雞犬不寧之類的,那種陰物,隨隨便便一套小手段,就能給制服。

  像李麻子所說的這種情況,應該就屬于‘大兇之物’了吧?

  我有點頭大,沒想到第一次開張,就這么棘手。

  做我們這一行,有“三不收”,分別是傷人性命者不收,亂人氣運者不收,吸人精血者不收,這是最基本的原則,同時也是我們自保的手段。

  所以收這件陰物之前,必須得先弄清楚這東西究竟兇到了什么程度?有沒有違背這一行的規矩。

  李麻子當場點頭答應。

  我用生石灰涂抹在手上,這是避免沾染晦氣的法子。

  黑色的包袱打開,一只沾著水的繡花鞋,就展現在我的眼前。

  不得不說,繡花鞋上的圖案,十分精巧,針眼細膩,大紅色的圖案,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洗禮,竟然沒有絲毫的褪色。反倒是被水一打濕,顯得更加的鮮艷,發紅,在昏暗燈光下,看起來就好像是一抹血。

  我皺了一下眉頭,盯著李麻子問道:“怎么就一只鞋,另一只呢?”

  李麻子說道:“只有一只鞋啊。”

  我倒吸一口涼氣,冷冷的將鞋子重新蓋上:“你拿走吧,有人要害你,我幫不了你!”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首席boss花式寵

首席boss花式寵

豪門總裁

閱讀
異世超強修仙

異世超強修仙

玄幻仙俠

閱讀
欲踏九霄

欲踏九霄

玄幻仙俠

閱讀
神兵奶爸在都市

神兵奶爸在都市

都市娛樂

閱讀
被困同一天千年

被困同一天千年

都市娛樂

閱讀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

豪門總裁

閱讀
入贅神醫

入贅神醫

都市娛樂

閱讀
無敵少年王

無敵少年王

都市娛樂

閱讀
絕世豪婿

絕世豪婿

都市娛樂

閱讀
穿越之本宮要抱抱

穿越之本宮要抱抱

穿越重生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