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通靈妝娘

通靈妝娘

來源:微小寶    主角:茵茵、周海

小說簡介:

  我本來是個化妝師,給一個男人和一個死人化妝之后,就開始遇到一些詭異的事情。 那個死人,每天晚上都想和我……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通靈妝娘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我沒上過大學,??圃趯W校學得是化妝,畢了業就在城里的一家化妝品店做了化妝師,每個月只靠掙那點工資過日子,平日里除了要生活過日子還要交房租,基本上一個月也就不剩什么了。

  日子一直就這么平淡的過著,直到有一天發生的一件事情,改變了我今后的生活。

  “茵茵,我要還有事兒,得先走一步,店里就麻煩你關門了。”我的一個同事何媛對著我擺出一副可憐的樣子。

  “行,你有事兒就先走吧,我留下關店。”今天是我跟何媛兩個人看店,平日里都是導班,三個人總有兩個人留在這里閉店。

  “茵茵,我愛死你了。”何媛對著我就抱了過來,然后就拿起東西跑出了門店。

  看著何媛離開的背影,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可能是要下雨了,空氣里透著壓抑。

  我坐在店里又等了一會兒,見時鐘的分針走到了八點,我起身要去關上店門,店里的卷簾門有些生銹了,我用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那卷簾拉了下來。

  卷簾門剛落下一半,我就看見自己面前還有半截的玻璃門上倒映出一個男人的臉,我被嚇了一跳,連忙的轉過身來,看見剛才出現在玻璃門上的那張男人的臉。

  “你,你好。”我對著這個男人說道。

  “我想畫妝。”那個男人的聲音十分的平板,沒有什么起伏,聽起來十分的怪異。

  “畫妝?可是,我們閉店了。”我有些無奈的開口,看了看那已經拉下一半的卷簾門。

  “可是,你還沒有完全關上,我要畫妝。”那男人平板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我猶豫了一下,最后在那個男人堅定的眼神里點了點頭,把那個男人讓進了店門,那拉了一半的卷簾門就那么不上不下的放著。

  走進了明亮的房間里,我才真正的看清楚那個男人的臉,那張臉看起來十分的帥氣,但是卻十分的慘白,沒有一絲的血色,就像是一個死人一樣。

  “先生,你想畫什么樣的妝?”我把那個男人讓到了畫妝鏡的前面坐下。

  “像個正常人一樣就行。”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愣了一下,正常人一樣?我從鏡子里再次看了看那個男人的臉,的確十分不正常。

  我動起手來,開始用那些化妝品在那個男人的臉上畫著,他的臉十分的冷,那溫度及觸感絕對不是正常的體溫。

  我的手游.走在他的臉上都有些止不住的顫抖。

  終于,男人臉上的妝畫完了,其實這妝很簡單,根本就用不了多長時間。

  “先生,已經畫好了,你看這樣行不行?”我邊收那些畫妝品邊對著對個男人問道。

  那男人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看了看,然后點了點頭,“可以。”

  “二十元,謝謝。”我對著鏡子里的男人開口。

  那男人站起身來,將手放進口袋里,然后原本明亮的房間突然間暗了一下,“燈壞了,先生你等下,我換個燈泡。”

  說完我就朝記憶里放燈泡的地方走去,可沒走兩步燈又亮了起來,這時我竟然發現剛才還在的那個男人竟然消失不見了。

  “先生?”我站在屋里叫了一聲,這里一眼就能看遍,“他什么時候走的?”

  突然好像一陣風吹過,我抖了抖感覺有些冷,“算了,就當是白畫了一次妝。”可是當我低下頭的時候,卻看見那桌上竟然放著一百元錢,我保證,剛才這里什么都沒有。

  我把那錢收了起來,然后關了燈,走到外面將卷簾門全部放下。

  天已經完全黑了,我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中總是感覺身邊縈繞著一股冷嗖嗖的感覺,讓我十分不舒服,腳下也就加快了步伐。

  我租住的地方是一間老舊的公寓,因為這里便宜,所以住在這里的人也算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平日里總是燈火通明、叫罵聲不斷的,但是今天卻有些奇怪,樓里安靜的有些出奇。

  再往樓道里走,燈一層一層的亮了起來,整條樓道里擺滿了這種紙扎和小人和大馬,旁邊還放滿了奠圈,我咽了咽口水,感覺更冷了一些。

  打開家里的門,剛想進去,就聽見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哭聲,不知道誰家死了人,這大半夜的哭叫著,實在讓人感覺毛骨悚然,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我連忙進到房間里。

  將房間的所有燈全都被點亮之后,我才稍稍安了些心,打算洗漱一下上床睡覺,這時我家的門卻被人敲響了,本來我不想理會,可是那敲門聲卻越來越響,越來越密集,好像我不去開門那門就會響到天荒地老一般。

  嘆了一口氣,我只好起身去開門,“誰啊?”

  “茵茵啊,大嬸想求你個事兒,我家里死了人了,現在這個時間也請不到入殮師,大嬸知道你心腸好,你能不能幫忙給死人化個妝,讓他走得也好看些。”外面傳來了隔壁大嬸兒的聲音。

  我愣住了,隔壁大嬸兒家里面就兩口人,她和她兒子。她兒子平時騷擾我,有一次我在家里面洗澡的時候,忘記了關門,等我出去的時候,發現他就站在洗手間外面偷看我。

  我丟過東西,不是錢,就是一些內.衣還有**照片,當時我都懷疑是他偷的??勺筻徲疑岬?,我也不好報警什么的。只能避開他。

  可好端端一個人,怎么就死了呢?

  雖然我從來都沒給死人化過妝,但是這人都求到家門口了,不答應也不太好。

  “行,大嬸,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些東西就跟你去。”

  說完我就收拾了一下東西,就開了門,大嬸對我千言萬謝,老淚縱橫。

  我跟著大嬸走向他家,樓道里的燈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問題,忽明忽暗的,閃了兩下竟然就滅了一半,變得昏昏沉沉的。

  大嬸家的大門上,兩邊掛著燒紙,擺放著一對童男童女的紙扎人,那兩雙眼看著黝黑滲人,讓我想起來剛才給化過妝的那個男人,我感覺有一陣冷風吹過我的耳朵和后背。

  大嬸將門打開,里面一片昏暗,烏煙瘴氣的,兩邊站著穿著黑色衣服的人,頭上都帶著孝,應該是他們家其他的親戚。。

  “茵茵啊,就在那里。”大嬸指了指正廳方向,我的視線順著她的手指看去,他們竟然在家里已經設好了靈堂,一個人身上蓋著一塊白色的麻布,倒在靈堂前的床上。

  我走了過去,將那白色的麻布拉開,入眼卻是一張面目全非的臉。

  這是一個男人的臉,他的鼻子已經歪掉了,扭曲成一個詭異的弧度,眼睛有一只深深的凹陷下去,就像一個洞一樣,一張臉上全是傷痕,應該是被玻璃碎片扎了一臉的血洞,耳朵有一只快要掉了,嘴也被撞裂了,整張臉就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一般。

  我被嚇壞了,顫抖著手想要離開這里,但是當與大嬸帶著感激的眼神相交時,離開的話又被我咽了回去。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住想要吐的沖動,開始給這張臉上妝。

  其中的過程,我實在是不想詳述。

  我的化妝箱里的東西差不多都被我用了個遍,就連粘雙眼皮的膠布都讓我足足用了一卷,可偏偏沒有一塊是用在了雙眼皮上,而是用在了他那開裂的嘴角,撕裂的耳朵,扭曲得不成型的鼻子上。

  “好了,化好了。”我的聲音帶著干澀與嘶啞。到最后我都沒問出來這個男人是怎么死的。

  而且心里面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他偷看我的時候的情景,我心里面打了個寒蟬,晃了晃頭,把這些思緒壓下。以后頭不會有人偷看我了。

  “茵茵,謝謝你。”大嬸一直坐在一邊看著我,那眼神竟也讓我心里有些發毛。

  我對著她干笑了一聲,“大嬸客氣了,沒什么事兒,我就回去了。”

  沒等大嬸再說什么,我飛一樣的離開了這間詭異陰森的房間,樓道里依然是一片漆黑,黑暗中,我仿佛看見了那張車禍后流著鮮血的面目全非的臉,我的心和我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

  這一夜我都沒有睡好,做了一夜的夢,夢里不斷的交替著讓我畫妝的這兩個男人的樣子。

  第二天,因為沒有睡好,我頂著一對黑眼圈來到了單位,何媛看見我就叫道,“茵茵你終于來了,有人送了一個包裹給你們,快打開看看。”

  我有些奇怪,將那包裹當著大家的面打開,竟然是一只玉鐲子。

  “啊,真漂亮,男朋友送的吧。”何媛對著我打趣道。

  我愣愣的看著手鐲,很不自在,而很多事情,就是從今天開始發生變故的。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重生肥女非等閑

重生肥女非等閑

穿越重生

閱讀
首席boss花式寵

首席boss花式寵

豪門總裁

閱讀
異世超強修仙

異世超強修仙

玄幻仙俠

閱讀
欲踏九霄

欲踏九霄

玄幻仙俠

閱讀
神兵奶爸在都市

神兵奶爸在都市

都市娛樂

閱讀
被困同一天千年

被困同一天千年

都市娛樂

閱讀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

豪門總裁

閱讀
入贅神醫

入贅神醫

都市娛樂

閱讀
無敵少年王

無敵少年王

都市娛樂

閱讀
絕世豪婿

絕世豪婿

都市娛樂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