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良妻有毒

良妻有毒

來源:奇熱聯盟    主角:姚婧姝,星遙

小說簡介: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我就認定你是我的妻?!毙沁b邪魅的笑道。 都說她毒良妻,姚婧姝偏生不是,深宅內苑多是非,她只做傲嬌的自己。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良妻有毒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七夕節對于姚婧姝和綿綿來說是一個比元宵節、中秋節、春節更加重要的節日。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算坐個牛、馬、驢車跑個住在附近的親戚家都要用面幕遮著臉。唯獨七夕,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乞巧節,女兒節,只有在這一日姚婧姝才可以帶上丫鬟綿綿趁一家人都睡下之后翻墻出來,自由自在的玩個夠本。

  婧姝的爹是太醫院一名普普通通的醫官,爹有三房夫人,婧姝的娘葛氏生了她和哥哥姚大圖。婧姝還有一位姐姐,叫姚婧好,她是大房夏氏的女兒。妹妹婧媚是三房余氏所生。家里人口不多,關系卻復雜,葛氏耿直率性,深得老爺信任,主持中饋將近二十年。對于葛氏的管家能力夏氏并不買賬,她的理論是,還不是那個女人生了一個兒子,所以才討得老爺歡心。要知道男人一開心往往會做出低智商的事情。不過夏氏再損人都沒有用,有一點她到沒說錯,葛氏的確生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是老爺唯一的兒子,也是姚府唯一的男性繼承人,如此就算夏氏再羨慕嫉妒恨也是枉然。

  夏氏精力旺盛經常慫恿余氏在家里興風作浪,婧姝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覺得自己生活在海上,隨時都有沉船的危險。然而盡管生活波詭云譎,十幾年下來婧姝在無意之中練出了一套本事,她從來沒有怕過夏氏掀起的風浪,更別說那個面無四兩肉的刻薄小人。

  此時和綿綿兩個女扮男裝走在觀前街,婧姝心里有一點小緊張,畢竟是趁娘他們都睡下之后翻墻出來的,要是被娘發現了怎么辦,她會繃起臉來非常嚴厲的教訓自己一番。盡管娘從來都是好說話的,可是對于女孩子應有的分寸,比如閨閣之禮什么的還是管得嚴,抓得緊,絲毫都不會松懈。

  可是緊張歸緊張,一出了府,看到街上這么多花燈,還有臉上洋溢著歡笑的游客,以及和綿綿兩個一直惦記著的采芝齋糖果、黃天源糕團,所有的擔憂都煙消云散了。

  “小姐,你快看那盞燈,多美啊!”綿綿忽然大呼小叫起來,一把拉住婧姝的衣袖,指給她看前面一盞花燈,綿綿是書童打扮,烏黑的頭發高高梳起,只在頂上扎一塊靛色的幞頭,俏麗的小鼻子上因為過分激動和走得太快冒出一層細汗。婧姝看著綿綿,發現她半張著嘴,露出一種既驚又喜的表情,看來平時要多帶她出來走走,否則一看見新鮮東西就激動成近乎癡傻的模樣。

  婧姝作書生裝扮,一襲青色長衣,腰系深紫色緞帶,頭發也像綿綿那樣高高束起,露出纖細的脖頸??磥磉@兩個丫頭還得好好學學易容術,兩個人盡管是男兒裝,可一看裸露在外的脖子和玉手就知道是女的。

  綿綿讓婧姝看的是一盞三層花燈,最上面一層為水仙造型,中間是走馬燈,最下一層是荷花底座。難怪小丫頭會大驚小怪,原來看見一盞造型別致的花燈了。

  婧姝抬頭看了眼天色,她在心里掐算時間,她們是亥時三刻從府里出來的,兩個人一路小跑,期間去黃天源糕團買了棗泥山藥糕,買完糕兩個人邊吃邊玩邊看,這時看到一群人在排隊,原來是買棉花糖的,綿綿嚷著要買,大概排了一刻鐘的隊方才買到兩大圈棉花糖。接著又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說笑,如此一來,婧姝覺得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少說此時也快子夜。

  “時辰不早了,我看我們還是快回去吧,萬一讓娘發現了又要被她啰嗦好一陣子,再說,我擔心放在床底下瓦翁里的蜘蛛會趁我們不在爬出來,我恍惚記得好像沒有把瓦翁的蓋子蓋上。”彼時風俗,七巧節女子為求巧,除了穿針之外,還會在瓦翁里養一只蜘蛛,看蛛網結得密還是疏,若結得密就說明得了巧。不過婧姝憶起出來的時候好像沒有把瓦翁的蓋子蓋上。

  綿綿記得翁蓋是蓋上的,她拉著婧姝的手邊從擁擠的人群中擠出一條縫來,邊高聲嚷嚷:

  “放心吧小姐,我記得翁蓋是蓋著的,就算沒有蓋翁蓋,爬出來的也不過是只蜘蛛,又不是老虎猛獸還能傷人不成。”

  婧姝氣得直搖頭,看著綿綿帶著自己靈巧地在人群中左沖右突,婧姝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這丫頭大概玩瘋了,連現在是什么時辰都忘了。婧姝還想勸綿綿回去,忽然身后傳來“砰”一聲巨響,因為是冷不防響起的,而且音量又極大,婧姝愣是被嚇得打了一個激靈,待回過頭去一看,原來有人在放炮仗。

  看花燈的人流被這一聲突如其來的炮仗聲吸引了注意力,紛紛別過頭去,放炮仗的幾個人哈哈大聲,看他們的穿著像是某個府上的小廝,其中穿皂色短襦的一個就是剛才放炮仗的那位,他是這幾個人里面年紀最小的,放了這么響的一根炮仗似有點被唬到,此時正局促的站在那里,被另外幾個人嘲笑。

  “木頭,你的膽也太小了,我跟我們家貝勒在塞外的時候放過比這個大得多的炮仗,爆破聲比這個還要響上幾倍,我就連眼珠都沒眨一下。”此時說話的人也是短襦打扮,不過腰上卻別著一把鑲著紅藍寶石的蒙古刀,他是加呼嘞,滿次多嘎貝勒的隨從。他見木頭傻傻的站在那里,顯然被剛才沖天響的炮仗聲嚇壞了,因此言語中有點自得意滿的樣子。

  “你們家少爺這么勇武的一個人怎么就讓你這個膿包做了他的隨從?”這話就說得就有點侮辱人的意思,木頭見長安一臉壞笑,他也不是好欺負的,頓時瞪大了眼睛激動地說:

  “還不是你們這幾個沒天理的騙我,說這是個啞炮,讓我抬出去放,你們挖了坑讓人家跳,到頭來還要被你們取笑,尋樂子也沒有像你們這樣尋法的。”加呼嘞見木頭像是動了氣,其實在酒樓上的時候木頭就表示他不敢放炮仗,是他們幾個騙他說別看那根炮仗又高又大,其實是根啞炮,木頭才上當。

  “哼。”長安仍然瞧不起木頭膽小如鼠的模樣,不屑的嗤了一下鼻,別過頭去,眼睛無意中瞥到站在酒樓窗口,探出大半個身子的二少爺。

  “長安,別戲弄木頭了,快讓他上來,背了他們家少爺回去吧,他們家少爺也是個不中的,被嘎兄三杯兩杯就灌醉了,這回子正在屋里發酒瘋,硬要脫下花姑**繡鞋當杯子盛酒喝。”站在窗口說話的是長安的主子董文舉,他的哥哥董鵬舉是翰林院編修,探花出身,做得一手錦繡文章。董家兄弟雖說是一母同胞,卻天差地別,大的尚文,小的尚武,因為這董文舉留了一圈大胡子,平日里大伙都以董胡子這個諢名叫他。

  此時他讓小廝長安把木頭帶上來,說他們家公子醉得不成樣子。董胡子這番話正好被束星遙聽見,他一個箭步沖到窗前,對董胡子大叫起來:

  “誰醉得發酒瘋了?你小子沒事就編派人,早知道這樣,剛才嘎兄按著你的脖子死命灌的時候我就不該救你,讓你挺尸去。”此時窗前多了一個人,他的身量比董文舉要高,說話利索,思路清晰,不像喝醉酒的樣子。束星遙想叫木頭上來,樓下卻人頭攢動,還好星遙眼尖一下就看到木頭呆呆的站在那兒正在生悶氣。

  婧姝因為被炮仗的聲音嚇到了,出于本能回頭找發出巨響的炮仗,無意中抬起頭,正好看到站在窗口的束星遙。束星遙早婧姝幾秒鐘看見她,盡管婧姝身著男裝,可還是被束星遙一眼認出這是個女的,而且還是一個出塵脫俗,美得清麗無暇,仿佛不識人間煙火的仙女般的女子。婧姝發現窗口站著兩個男人,一個留胡子,一個沒有留胡子,沒留胡子的那個正死死的盯著自己,那種訝然中帶著欣喜的神情讓婧姝感覺這人好似癡傻。婧姝朝束星遙沒好氣的瞥了一眼,驕傲的別過頭去,帶著綿綿走了。

  在看到婧姝的那一刻束星遙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他不是沒有見過美女,對愛好流連歡場的束星遙來說,美女難道還見的少嗎。但不知為何,他被婧姝高貴典雅的氣質迷住了,只一剎那的功夫,星遙就在心里想,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妻子的人選嗎。

  “星遙。”董胡子用胳膊肘撞了撞邊上的束星遙,興奮得滿臉緋紅,原來他剛才也看到婧姝了。

  “那兩個是女的,這么細的脖頸,這么瘦的纖腰,如何會是男人。”回憶起剛才看到的婧姝和綿綿董胡子一下子就反應過來她們是女扮男裝的。

  不知何時滿次多嘎出現在兩人身后,他砸吧了一下嘴,說:

  “你們可認得她們是誰?”

  “是誰?”

  “是誰?”董胡子和束星遙幾乎異口同聲的問。

  “太醫院醫官姚子柏的千金姚婧姝和她的丫鬟。”滿次多嘎走到屋子中間,看著一桌子精致的菜肴,出了一會兒神。

  束星遙和董胡子覺得滿次似乎有話要說,兩人確實不知道剛才樓下美麗的姑娘叫姚婧姝,原是太醫院醫官之女,但這醫官之女何以令滿次愁眉苦臉?

  “嘎兄,你是如何認識那姚婧姝的?莫非她是你未過門的妻子?”董胡子話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問岔了,滿次的爹乃是當今皇帝的親弟弟,他的妻子不是皇親國戚就是良相之女,如何看得上醫官的女兒。

  “別胡扯!”滿次像是生氣了,沖董文舉喝了一聲,搖頭嘆氣坐了下來。

  “我也是前幾日進宮才知道的,朝廷又吃蒙古人的敗仗,先前被人家打輸了,就用金銀珠寶平息戰火,這樣到也太平了幾年。哪知這蒙古最是兇殘狡猾,可能銀子用得差不多了又想從我們這兒撈油水,在邊境不斷挑釁,大大小小的仗打了無數次,邊關吃緊,門戶越發難守。這次圣上似乎不準備用金銀交好他們,還是皇太后靈機一動,對圣上說何不跟蒙古和親,主意雖然得到圣上的首肯,然而格格們早已出嫁,底下的親王貝勒雖說也有幾個出挑的尚未婚嫁的格格郡主,可是有誰愿意把自己的女兒嫁到蒙古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去。若說圣上下旨,依旨而行不是沒有可能,但如此一來不是牛不吃草強按頭,各方都有自己的暗勢力,說不定什么時候跟你秋后算賬。要知道圣上的皇位來之不易,當年的廢太子盡管已故去多年,也殺了幾個擁護太子的死硬份子,可你們也都知道圣上的皇位一向坐得燙屁股,這些年更是騷亂不斷,先不說蒙古屢侵邊境,中原也不太平,***等邪教背后若沒有**勢力如何能成勢?”

  一說起**滿次總是滔滔不絕,束星遙聽得有些不耐煩,他只想知道姚婧姝要不要去和親,會不會嫁給五大山粗滿臉橫肉,身上還有一股羊騷味的蒙古的什么頭領。星遙打斷滿次的話,道:

  “說重點,皇太后她老人家想怎么個和親法?皇親國戚家尚未婚配的格格這么多,何苦來糟蹋人家女孩子。”

  “是啊,萬一嫁了一個紅毛鬼似的蒙古男人,到正應了一句話,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董胡子急道,他腦子里甚至開始出現美麗的姚婧姝被虎背熊腰的蒙古頭領抱在懷里的慘烈畫面。

  滿次看了看這兩個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皇太后她老人家想先讓婧姝做她的義女,然后再以格格的身份出嫁,不過事情還沒有最終定下來,況且選做義女的姑娘不止姚婧姝一個,還有戶部侍郎的女兒,謹親王的孫女,總之候選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滿次的話對束星遙和董胡子來說可謂吃了一劑放心藥。

  董胡子一拍大腿,提高音量說:

  “我可想起來了,這姚婧姝還有一位哥哥,外號叫姚老鼠,因為喜歡賭錢,而且十賭九輸,一開始大家都叫他老輸,老輸同老鼠,結果就姚老鼠姚老鼠的叫開了。剛才聽你說皇太后選的義女里面不但有戶部侍郎的女兒,還有謹親王的孫女,看來來頭都不小。姚子柏不過一個七品醫官,平時在太醫院只負責配藥煎藥,我真替那姚婧姝捏一把汗。”

  此時替婧姝的前程憂慮的何止董胡子,束星遙坐在桌子旁邊,悶悶不樂的喝著酒壺里的酒,剛從門外進來的花飛飛一見星遙喝悶酒的樣子,伸出一只胳膊搭在人家肩上,半邊身子像面疙瘩似的粘了上去,嬌俏道:

  “束公子剛才還好好的,這回子怎么擰著八字眉,像有什么心事的樣子。”

  “哈哈,可讓我找到你了。”大著嗓門進來的人是宋恂,剛才和花飛飛她們在樓下嬉戲,花飛飛一轉身跑了上來,宋恂轉首便追了過來。

  “老束,老束……”宋恂張開五指在束星遙眼前晃了幾晃,星遙方才如夢初醒,“啊”的叫了一聲。此時束星遙滿腦子想的都是姚婧姝的事,這么美麗的姑娘居然要讓她去蒙古和親,別說蒙古路途遙遠,光惡劣的自然環境都不適合像婧姝這種弱柳扶風的姑娘生存。而且一旦嫁了蒙古人,由于生活習慣上的不同,從小生活在中原的婧姝能適應嗎,就算折磨人也不帶這種折磨法的。

  花飛飛原先想粘星遙,見發了半天嗲人家都沒有反應,就把目標轉向宋恂。

  “這杯酒算是小女子對宋公子的賠禮酒,剛才在下面玩的時候,飛飛有冒犯之處還請宋公子抬愛。”言畢,花飛飛用纖纖玉手捏起一只白底蘭花青瓷杯,一仰脖就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修仙戰王

修仙戰王

都市娛樂

閱讀
天驕狂龍

天驕狂龍

都市娛樂

閱讀
天才神醫

天才神醫

都市娛樂

閱讀
爹地追妻有點難

爹地追妻有點難

豪門總裁

閱讀
穿越之囂張悍妻

穿越之囂張悍妻

穿越重生

閱讀
暖寵助理小妻

暖寵助理小妻

豪門總裁

閱讀
龍刺戰王

龍刺戰王

都市娛樂

閱讀
攝政王爺太腹黑

攝政王爺太腹黑

古代言情

閱讀
皇家神廚王妃

皇家神廚王妃

穿越重生

閱讀
總裁先生請低調

總裁先生請低調

豪門總裁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