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妖鬼異聞錄

妖鬼異聞錄

來源:奇熱聯盟    主角:秦超

小說簡介:

  爺爺說人鬼殊途,小時候不懂,與一群陌生朋友結伴嬉鬧。直到秦超差點死在陰鬼手里的時候,才恍然知覺爺爺的忠告。百鬼圍其屋,只為奪我性命。是非善惡只在一剎那,我手執長劍,一路上腥風血雨,步步緊逼我的不是一直以來想要我性命的厲鬼,而是我那撲朔迷離的秘密身世。 是人是鬼也好,是何來歷也罷,只求因出有果,善惡終報。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妖鬼異聞錄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自打我有記憶以來,生我養我的這蘭靈鎮就一直不太安寧,五歲那年,**已經滿頭白發了。

  盡管**年齡已大,但精氣神兒卻十分的好。

  鄰里八鄉誰家孩子不小心丟了魂兒,誰家新媳婦兒高燒不退久不見好,哪家的男人魔了癥,無一不都揣著錢票提著點心踏進門來。

  **向來只收禮不收錢,我也樂呵著啃著大半年都吃不上的好點心,跟在**屁股后面,去人家家里做法事兒。

  名聲在外的**,自然少不了被一些村民嚼舌根,除此之外,村里沒有一個小朋友愿意跟我玩,見了我,大人們緊緊牽著自己的孩子繞道而行,那個時候的我說不上心是假的。

  但是我從不感到寂寞,每次**不在家里的時候,門外總會有許多年紀與我相仿的孩子喊我出去玩,一來二去被**發現了,將我罵了個狗血噴頭。

  那時候不理解,照舊跟著門外那幫孩子混,故意與**相抗衡,從來都沒有對每天來找我玩的小伙伴感到奇怪。

  直到有一天,門外站著一個面色略蒼白,笑容卻陽光的小女孩喊我名字,我偷偷跑出去,同小女孩一起跑到村后的小溪,玩著玩著不知為何一陣兒頭重腳輕,往那不知深淺的溪水中跌去。

  冰涼的小溪水沒過我的脖子,水中似有無數鬼爪掐住我的脖子不讓我喘息,站在岸上的小女孩看著水中的我陰笑,似乎對我的落魄感到很高興。

  醒來的時候,**正坐在我的床頭,吧嗒吧嗒地抽著老旱煙,見我醒來這才舒展了緊皺的眉頭。

  我問**小女孩哪里去了,**卻告訴我平時喊我出去玩的都不是人,而是后山上墳堆冒出來的鬼魂,下山來找合適替身的。

  但礙于**懂得這些鬼神,房前屋后都撒了石灰粉和一些特制的用來驅邪的黃符,他們猜猜只敢站在門外喊我出去。

  但我卻不大相信**這些話,村里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小孩子,為什么他們只來找我索命?十里八鄉只有我家做了驅邪措施,照此來講,村里每天都將會有一個小孩被索命而死?

  盡管如此,我還是信了**的話,再也不敢跟任何一個陌生人講話。

  事后,**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人鬼殊途,是非善惡有明,要清心而斷。

  從前不懂,后來**突然離世,我也長大成人,一想起小時候的事情,常常感到細思極恐。

  **去世后,我便孤身一人了,我從未見過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是死是活,當初為什么要拋棄我,好多事情我到現在為止還是想不明白,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心中最大的郁結。

  李軍政站在長滿蒲公英的斜坡上,盯著雞窩頭,朝坐在下方出神兒的我喊道:“秦超,你個大**!這旮沓哪有什么墳堆,你丫的成心玩我呢!”

  我抬頭,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是不會騙我的,小時候的那次落水,分明與后山墳堆有關。

  我起身,緩步沖上斜坡,除了對面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茂密樹林,斜坡上光禿禿一片,連個土堆影兒都沒有。

  李軍政走到我身邊,“你確定你**當年沒騙你?你也沒唬我?”

  “愛信不信。”我睨了眼李軍政,轉身往下走。

  李軍政是個會察言觀色的人,見我挺失落,似乎有點尷尬,跟在我身后絮絮叨叨著,“秦超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你可別生氣啊,你小時候冷冰冰的也不愛笑,我爸跟我說離你遠點兒,怕……”

  李軍政說到這,突然沒聲兒了,我一回頭,只見李軍政像個癩**一樣,張牙舞爪地從斜坡上往下滾,嘴里不時捎帶著我的名字罵上幾句。

  我站定,眼看著一個胖球滾到腳邊,順勢一踢,“怕我讓厲鬼去索你全家的命嗎?”

  李軍政齜牙咧嘴地揉著腰,抬頭的時候一臉震驚,“秦超,你都知道了?我我爸他也不是故意這么說……”

  “得了,我跟你開玩笑的。”

  李軍政見我這么說,拍著屁股從地上站了起來,瞪著眼睛剛想跟我說什么,一低頭看奧自己滾了一身的蒲公英和泥土,愁眉不展,“完了,這回我媽又得絮叨我了。”

  為了不讓李軍政回家被罵,帶著他回我家換了身我的衣服。

  **去世后,我就被四叔接回了家,四嬸不喜歡我,表現的很明顯,我也盡量不給他們添麻煩,畢竟寄人籬下又不能奢求太多。

  送李軍政回家后已經中午了,四叔出門辦事兒還沒回來,我回屋關上門,沒有去吃午飯。

  四叔一直到了傍晚還是沒有回來,我心里不免有些擔心,按照四叔的性子,如果有事兒耽擱下來,一定會提前打了個電話回家說一聲兒。

  我轉頭看了眼破舊墻壁上的掛鐘,已經快晚上八點鐘了,從寧靜城里到薛家村每天只有兩輛來往班車,這個時間了,班車司機早已經下班回家了。

  正擔心著,四嬸敲門而進,她是個四十剛出頭的女人,一身樸素的農家服裝,遮蓋不住豐腴的身材。

  四嬸是不喜歡我這個吃白飯的家伙,在薛家村,四叔家全部收入單靠四叔一人忙活,并不算富裕。

  只見她一臉擔憂,卻又有一副礙于面子的尷尬,見我看她,忙開口,“你四叔還沒回來,電話也不打一個,我挺擔心的,你能不能去村口幫我看看?”

  我收回眼神兒,想起平常四嬸對我苛酸的態度,厭棄的模樣,暗嘆了一口氣兒,笑道:“別擔心,四叔這個時間點不打電話回來,說明今天他一定會回來,我出去看看。”

  “你午飯沒吃,晚飯也沒吃,你等等,我去給你拿點飯。”四嬸說完,身手利索地轉身跑了出去。

  我來不及阻攔,只好收拾了一下,拿著手電筒出門的時候,也沒見到四嬸的飯。

  四叔家離薛家村村口不遠,穿過幾條胡同,就能隱約看到烏漆嘛黑的一個路口,路口旁還有一塊標有薛家村三個紅色大字的村碑。

  晚風有點涼,我又只穿了件白色T恤,手電筒微弱的燈光打在離我雙腳不超過五米的地方,趿拉著一雙人字涼拖走到村碑處站定,伸著脖子往通往村口的那條大馬路盡頭望了望。

  空無一人,颼颼涼風。

  等了不超過五分鐘,心里等的有些不耐煩,正嘀咕著四叔怎么還不回來,只見大馬路盡頭忽明忽暗一點星光。

  突然感到欣喜,心里的大石頭這才落了下來。

  燈光移動的很慢,慢的超乎了常理,想到這我突然感到不妙,四叔該不會是出什么事兒了吧,怎么走的這么慢?

  將手從褲兜里抽了出來,拿著手電筒朝那忽明忽暗的燈光處走去,眼瞅著離那燈光還不到十來米的距離,我心里突然一毛,摁掉了手里手電筒的電源。

  我當即跳下馬路牙子,躲在樹后,只見四叔左手拿著已經快沒電了的手電筒,雙臂下垂,身體僵直,直愣愣地慢悠悠地走著。

  我估摸著現在沒有八點半也有九點了,村子不像城市,一般到了晚上七八點鐘就已經準備睡覺了,這個時候的村子會十分的安靜。

  四叔的解放軍鞋,在泥地上發出了‘噌噌噌’的聲音,聽來只覺背后陰風陣陣,心下發毛,這不是鬼打墻還能是什么?

  但令我感到吃驚的是,四叔從**那里學到了不少降妖除魔的本事,怎么自己還能被鬼迷住呢?

  我緊緊的盯著走過面前的四叔,他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存在,跟著四叔往村口走,快到村碑之時,四叔突然一個轉身,差點將我懸在嗓子眼撲通直跳的那顆心給嚇出來。

  此時,我與四叔相隔的距離還不足五米遠,我能清楚的看到四叔臉上的陰笑,正對著我笑。

  我雖然從小跟在**身邊,但這么多年過去了,哪里還見得過這種場面,登時嚇得撲通一聲兒跪在了地上,差點就尿了褲子。

  說時遲那時快,四叔突然拔出了懷中的桃木劍,朝著我飛奔而來,身后突然一涼,我驚恐回頭之時,四叔已經站在了我身后。

  緊接著,只聽身后一陣兒慘叫,四叔大喊一聲兒過后,這才轉過身來看向我。

  我手足無措地從地上爬起來,站在我面前的是個與剛才完全不一樣的四叔,眼神兒不再空洞,肢體變得協調,“沒摔疼吧?”

  四叔扶著我,眼中盡是欣慰,我緩過神來,一臉尷尬,“四叔,怎么回事兒?”

  四叔轉頭往漆黑的馬路看了眼,什么也不說地走進村子里,我趕忙跟在后面,心有余悸。

  “四叔,你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四嬸擔心你,讓我出來看看,可是剛才我看見四叔……”我盯著四叔的背影,不知怎么把剛才四叔著魔的事兒說出來。

  四叔轉身,“鬼打墻你應該都看到了,那是我裝的,其實我五點就回來了,碰上個不知死活的,我便同它玩了玩,這玩意兒聰明的很,只迷著人不下手,為了引它出來,我愣是裝了三四個小時。”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超級神鑒王

超級神鑒王

都市娛樂

閱讀
修仙戰王

修仙戰王

都市娛樂

閱讀
天驕狂龍

天驕狂龍

都市娛樂

閱讀
天才神醫

天才神醫

都市娛樂

閱讀
爹地追妻有點難

爹地追妻有點難

豪門總裁

閱讀
穿越之囂張悍妻

穿越之囂張悍妻

穿越重生

閱讀
暖寵助理小妻

暖寵助理小妻

豪門總裁

閱讀
龍刺戰王

龍刺戰王

都市娛樂

閱讀
攝政王爺太腹黑

攝政王爺太腹黑

古代言情

閱讀
皇家神廚王妃

皇家神廚王妃

穿越重生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